返回主页
辰河文苑
张声应之死
辰溪县门户网站 www.chenxi.gov.cn 2013年04月23日 点击数: 字体:[ ]

全中国的人都知道“文革”时期辽宁出了个张志新,因为她敢于说毛主席有错误,37年前的1975年被当作反革命杀了。4年后的1979年,全国又轰轰烈烈地为她平反,并把她当成敢于说真话的英雄,还出版了好几本书。然而没有人知道湖南有个张声应,就是在他的家乡辰溪县,也极少有人还记得他。

42年前,也就是1970年,当我从湖南师院毕业去辰溪一中教书报到时,县革委会人保组的人们正处于极大的压力和极度的紧张之中,因为这年的6月有人给毛主席写了封信,在信中对毛主席有意见,攻击林彪和江青,攻击“文革”,说“文革”是牵起羊牯子打架,并为刘少奇、彭德怀鸣冤叫屈。在那个反对一个党员就是反党的年代,无疑就是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否定文化大革命就是否定毛主席,这当然是了不得的反革命事件。这封信被公安部定为“6·8一号案件,限期侦破。

也许这位担任思蒙中心小学校长的张声应凭他35年的阅历并不想当什么轰轰烈烈的英雄,而且他深知此信会招来杀身之祸,所以他把他要说的话全部从报纸上剪下来,然后粘贴在十行纸上,并且用左手在信封上写上收信人地址和姓名。然而就是这几张十行纸暴露了他。因为那时的公安局都定期在各地供销社将印刷厂印出的各种文稿纸按编号收集样板,以便发现反革命信件、标语时能够查对,发现线索。人保组参与破案人员正是通过这种编了号的十行纸查到了思蒙,并根据语言的流畅程度,联系写信人的文化水平而怀疑到张声应头上。于是张声应被捕了,也承认写信给毛主席这一事实。后来没多久,他就被以恶毒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和反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罪名判处死刑。行刑的那一天是个晴朗的日子,在湘西剿匪胜利公园的操场上召开万人大会,宣布他的罪状和执行死刑的命令。张声应是在米家滩去他老家的路边上被枪决的。当天张的夫人为他收尸,并请人抬回谭家场小板林老家,草草安葬。

张声应的生命走到了尽头,但他却给他的爱人、3个孩子和父母兄弟留下了一个反革命家属的沉重包袱——在那个年代直不起腰、说不起话、却能蒙受种种羞辱的政治包袱!侦破此案的人个个都立了功,而仅仅说了些真话,又比一般人看得深刻的人却被杀了头,这正是中国缺乏民主与法治的原因。16年后的1986年,当我以常务副县长兼政法委书记分管政法工作时,才为张声应平反,并付给其家属3000元冤狱费,安排他一个儿子到供销社工作,算是顶张的职。3000元、1条人命、全家人18年的压力和耻辱呵,这就是代价!

张声应已在他的老家谭家场小板林的青山上沉睡了40多年。他的墓前没有碑,也从来没有过花圈,只有墓前的芭茅草在风中抖擞,仿佛在诉说着什么……

人的一生,像一张日历,一翻就过了,没有人会记得这张日历的颜色,更没有人能记得这日历曾写过些什么。然而40多年来,我却不能忘记张声应被押上刑车时的身影……

在他的家乡,还有人记得他。2010年,辰溪的一位诗人就写了一首关于张声应的诗。某酒店之地是当年枪毙张声应的地方,他在该酒店桑拿泡过澡,诗的题目就是《泡澡的思绪》。诗曰:“泡在这里/饱尝人类文明的果实/忽然悟到/从野蛮地到温柔乡的距离/是四十年/这是另一种羽化/挺立的白衬衣/轰然倒下/变成了一座高楼/漫漫长夜/星星在走廊里通明/算不上辉煌/路灯在天空中闪烁/才是一种壮举。”

张声应之死,与张志新、遇罗克们之死一样,都是中国在社会文明发展进程中的特殊时期——“文革”中发生的政治悲剧,也是历史悲剧。鲁迅说,悲剧就是把有价值的东西撕毁给人们看。这些政治悲剧的价值在于,它似乎在昭示和呼唤:要法治,不要人治!要民主,不要专制,要改革,不要“文革”!

1977年,毛选第五卷发行到辰溪时游行的场景  (刘运捷 提供)

来源:县政协学习文史委员会 作者:杨 帆 责任编辑:蒲方桂

Copyright(c) 2008-2015 The People's Government of chenxi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共辰溪县委 辰溪县人民政府 承办单位: 辰溪县电子政务办公室

版权所有:中共辰溪县委 辰溪县人民政府 备案许可证编号:湘ICP备13003808号-1 号

电话:0745-5230357 邮箱:cxzfwz@126.com QQ:1175318239 邮编:419500 地址:辰溪县人民政府大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