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页
辰河文苑
辰溪铁匠
辰溪县门户网站 www.chenxi.gov.cn 2015年07月17日 点击数: 字体:[ ]

    杨世权本是辰阳镇柳树湾街杨记铁匠铺的第六代掌门,先祖曾为曾国藩的湘军大营打造过兵器,但他人生真正的得意:是从1989年转产做秤砣开始,并因此获得湖南“秤砣王”的美誉。
  不怕你笑话,看到他那幅尊容,听到别人喊他以业为名的“杨秤砣”外号,你绝对有贴切的认可:他身高1.45米,墩墩鼓鼓腰圆膀乍两拳似锤双腿如柱,浑然一个铁呼呼的秤砣。摆起他的“秤砣龙门阵”,那还真有点听头呢!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他三十来岁,居委会把他的铁匠铺并入了街办企业行列,还塞给他七个进过班房的街混混,请他妥善解决“两劳”人员的就业问题。对于上级领导的重托,他受宠若惊,二话没说一口答应,带着小青年们在沅水河畔风里雨中寒来暑去叮叮当当地敲打着平淡的人生。虽然苦中有乐,但他常怀忧患:光靠打些小铁器,混混饭吃还可以,但不是真正的创业。为此,他渐萌尺蠖之志。
  后来,他又把铁匠铺扩大成铸铁厂,把县机械厂堆成座座小山似的铁屑以每吨70元的价格买进,混合一些烂铁锅铁瓢溶铸成铁锭后,以每吨200元的价钱卖出,使这个小街办企业惨淡经营了几年。
  一天,一个在县计量局工作的朋友找上门来,指点迷津,劝他改行生产秤砣。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干部下海工人下岗农民进城,搞活经济发财致富,人人都想做生意,个个学会舞秤杆,一时间,那压得起千斤的秤砣便成了俏货。计量部门的秤砣告急。从外市外省进货,不但价格昂贵,每吨要2000多元,加运费3000多元一吨,而且一下子还进不来货。
  那位朋友见他面带疑惑,以为他不想搞这个玩意儿,就扳起指头和他算起帐来:你现在生产铁锭一吨只卖200元,而一吨秤砣卖将近2000元,那个划算?而且生产的秤砣市计量局全部包销,一手交货一手取钱,多好的买卖!
  杨铁匠鼓着双眼望着他的这位朋友,半响说不出话¬——这不是一条绝好的创业之路吗?二话没说,他就赶忙叫老婆打酒炒菜,向这位十分好酒的朋友讨教做秤砣的种种学问来。
  话说这秤砣,学名叫砝码,属于衡器的两大主件之一。常言道,“公不离婆,秤不离砣”,当然砣也是依秤而配铸的。秤有长短粗细,砣有轻重大小。如常见的镂刻有3公斤星花的杆秤。就只能配挂150克的砣;最长最粗的称200公斤的抬秤,就要配挂5公斤的砣,就是电影《难忘的战斗》中那个阴险的账先生用来打人的大铁砣,而这些商用秤砣从轻到重从小到大共有9种规格,统称为定量砣。
  这位朋友正襟危坐,又闷了一口酒继续授课:这制造定量砣是件精密的活儿,重了轻了都会乱套,国家标准每公斤不得超过正负0.1克。还有,做秤不做砣,做砣不做秤,否则,就做成了黑心秤。按辰溪人诅咒的,做黑心秤将来生伢儿没有屁眼!要不,当年的秦始皇为什么要统一“度量衡”呢?
  “至于这做秤砣的工艺嘛……”这个朋友仰脖喝完了杯中酒,用筷子夹起了碗底最后一块腊肉塞进嘴巴后嘟噜着:“你是个铁匠,不用我多说,你自己找个秤砣去依葫芦画瓢吧…… ”。说后,拍拍屁股就晃悠出门了。
  朋友走了,指出了一条路。想起有那么多钱赚,心里就发痒;想起如何做秤砣,心里又发慌。第二天,杨世权就到书店买了几本《铸造工艺》书,又到隔壁邻居借了几个秤砣,边看边干反复鼓捣,寝食不安白发骤生,足足干了两个月,生产出了第一批型号齐全符合标准的秤砣,用拖拉机送到60公里外的怀化市计量局劳动服务公司。验货后,当即就得了1400多元钱。那年,猪肉每市斤才卖1.5元,这千多元钱是多大的一把票子!到年底,他生产了600公斤砣。后来的几年,最高年产达到1000吨,可以说狠赚了几万元钱!
  那几年,杨世权的秤砣厂红火得不得了。他也一下成了柳树湾街的企业明星。镇企业办、县经贸委也为他发了几块奖牌。有了点积累,他就把自己的厂房进行了几项环保改革,搞得烟是烟道、火是火道、水是水道。原来一开炉昏天黑地的浓烟不见了,只冒出几缕飘渺的青气;遍地乱流的污水没有了,进入了循环利用的系统。这样,不仅原来的抗议声变成了由衷的称赞,环保局还给他送来了《环保合格生产证》,县计量局也颁发他一个全市民营企业中唯他独有的《计量检定员证》。别小看这个证件,在全市的衡器制造、检测行业里,这可是最有话语权的权威哩!而杨铁匠做秤砣出了名,本人的形体模样也象秤砣,从这时,街房邻居就恭称其为“杨秤砣”了,当然,这称谓绝对有较多的褒意:小小秤砣压千斤嘛!
  风光了几年后,到了九十年代末,市场竞争更加激烈,全省已只有三家秤砣厂了,而且各有各的销售范围。杆称属精密衡器,不易损坏,更换周期长,消费量也趋于饱和状态。更由于电子秤、小型台式秤的问世,大有替代杆秤之趋势,随杆秤而生存的秤砣生产也就举步维艰了,年产不到300来吨。效益每况愈下,人心浮动,好在是街办企业,人员来去自由,十来个人的小厂后来就改成了只有五、六个人的家庭作坊了。
  私营化意味着要更加勤俭精明,要降低成本才有利润。一个秤砣每公斤要卖1.5元左右,利润只有1元钱不到,他就从几分钱几厘钱做起来。首先是在材料上想了很多别人想不到的主意:把一种叫铁晶粉的铁矿砂按比例掺合在铁水里,不仅完全融合重量一致,而且秤砣四面象镀了一层铬,不易生锈不说,还熠熠发光,漂亮得很!当时废铁要1000多元一吨,这铁晶粉仅300元一吨,这一项改革就节省了1/3的成本。
  第二:别人做的秤砣差不多是实心砣,只在砣壁上留有一个深浅相同的小洞,用来校准后灌铅封口。杨世权就用泥心沙模做成空心砣。里面灌铁砂,再用高聚脂材料封口,这不仅省了1/4的铁,还完全不用铅,每个秤砣又节省了1/5的成本。
  其三,在生产工艺上,他大刀阔斧地把原先的筛沙、造型到打磨、油漆等的32道工序,缩成了只有化铁、浇铸、抛丸、校准、油漆的五道工序,即把沙模浇铸改成钢模浇铸,原来十多个人做的事只要5个人做就行了。有的行家评价,他的这套钢模已达到申请国家专利的水平。说来他这个人脑爪子也够聪明的,人小鬼点子多。如原来浇铸后的秤砣,难免有很多铁毛铁刺,很不光滑。需用铁锉一个一个放到钳台上挫平,非常费力费时。后来,他就做了一个一米长半米圆的铁笼,把几十个秤砣放进去,开动机器铁笼旋转,秤砣互相磕碰自我滚磨,不用个把小时就磨得圆滑锃亮。再说油漆,原来也是一个一个地用刷子涂抹。他就切开一个废汽油鼓子,倒进几桶油漆,再把捆好的秤砣放进去浸泡几分钟,很快就完事。
  最值得一提的是:秤砣上的那个用来拴绳的小孔,原来在浇铸时,要在模具上置放一节小铁棍,铁水倒进模具后,要及时把它敲掉。这个工作非常麻烦:在通红滚烫的铸件上敲掉那根小铁棍,不能重又不能轻。不能早也不能迟。早了,铁水还在流淌,就把砣眼封了;迟了,铁水又把铁棍溶粘在一起;重了把秤砣打坏敲变形了,轻了又敲不掉,总之,弄不好,都会把秤砣搞报废。这是道令他长期头痛的工序,可能也是所有秤砣制造者的一道难关。
  有道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一天他正在路边公用厕所大解,隔壁人家正在搞喜庆放鞭炮,一颗未炸的鞭炮带着烟哧哧地飞到他眼前,可半天没炸,却把他吓得不轻,后来他把它捡起来看,这玩意外面包了几层纸,里面筑了些黄泥巴,大小和他铸秤砣的那根小铁棍一模一样。忽然,他一下子来了灵感,这玩意儿不就是个绝妙的替代品吗?他惊喜至极,扯起裤子就去找了一家鞭炮厂买了一箱鞭炮筒和一块装填板,只用十几分仲就把几十个炮筒填装了砂子用黄泥封口,再放在模具上。浇铸时,铁水流进模具又刹时凝固,而小鞭炮筒燃烧后,刚好在铸件上留下一个圆圆的小洞,而炮筒里的沙子则自动流出铸件外,没有任何影响。一根铁棍最少3角钱,而一根鞭炮筒只有2厘钱——这个来自毛厕的灵感是他秤砣营生中最值得骄傲的发明!
  上述几项革新和小发明,使杨世权的生产成本降低百分之六十,节约也就是创收,降低成本就是增加利润。从原材料的变废为宝替代利用,从工艺上的化繁为简变难为易,从几厘钱几分钱几角钱的精打细算,使杨世权的秤砣生产敢于以每吨低800元以上的价格和外县外省的产品竞争。而且外型漂亮、有着独特光彩的杨记秤砣吸引着全省乃至全国许多衡器商都愿意到他这里订货。被他们称为“秤砣王”。
 


  古道西风,江河日下。据有关部门预测,随着时代变迁,我国有数百种传统职业将面临消亡。到今天,杨世权的秤砣营生也是一年不如一年兴旺,但他不相信老祖宗留下的这个职业会消失绝迹,他仍然乐观地守侯着这个职场,每天挥汗如雨地铸造着他那沉实甸重的“秤砣”人生。

来源: 作者:熊开武 责任编辑:

Copyright(c) 2008-2017 The People's Government of chenxi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共辰溪县委 辰溪县人民政府 承办单位: 辰溪县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

版权所有:中共辰溪县委 辰溪县人民政府 备案许可证编号:湘ICP备13003808号-1 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 43122302000002号 网站标识码4312230007

电话:0745-5230357 邮箱:cxzfwz@126.com QQ:1175318239 邮编:419500 地址:辰溪县人民政府大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