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页
辰河文苑
双溪溪边“铁路”和“铁桥”
辰溪县门户网站 www.chenxi.gov.cn 2016年01月24日 点击数: 字体:[ ]

双溪是辰溪县城的玉带河,为辰溪县城周古八景之一,自古就有“玉带环城”之说。水是城市的血液,水源充沛,城市的生命力就旺盛。辰溪之所以欣欣向荣,就是它躺在沅水的怀抱里,躺在辰水的怀抱里。昔日双溪两岸柳树成荫,大坝、碾房数座,蓄水碾米;茶房酒肆,好在人们还有一分雅兴,到此饮酒品茗。入夜,溪口两岸,人如潮,好不热闹。

如画的双溪边.还有一条铺着枕木和铁轨的“铁路”。这条铁路,约4华里之距,从白泥坳下,一直延伸到双溪口沅江河边。同时,在这4里的双溪水面上,还修建了3座“铁桥”,加上古朴典雅的“雄甲”风雨桥,就是4座桥,让辰溪县城成为“桥城”。当时的双溪环境,空气中不仅有嫩叶的气味,也看到煤在流动,真是有声处有韵,有韵处有味,有味处生情。作为推送烟煤的“铁路”和“铁桥”,这是辰溪煤炭工业的发展应运而生的。在民国抗日战争时期,双溪有了新的特色:煤车飞奔。

昔日的双溪“小铁路”和“小铁桥”,虽状似火车路和火车桥,但不是火车路和火车桥,而是“合组”和“惠民”两煤矿修的煤斗车路,煤斗车桥。当时交通不便,修此小铁路、小铁桥,是人用煤斗车将煤推送至双溪口煤场,再装船运往陈家溪华中水泥厂、南庄坪汉阳兵工厂、利生纱厂、安江纱厂,远销常德、武汉等地。1942年至1944年,我家住在铁路边,走读于私立惠民小学,常看到十多部煤斗车,一串串,同来同往。一人推一部,推车只要推一段时间,车子就产生滑力,推车人就省力了。产生滑力,煤斗车勿需用力,它自行在铁轨上滑行,推车人就可站在车的站板上,滑行一段,滑力减少,人下车再推,滑力增大,人再踏上车站板。如此反复推、站,车就到了江边煤场。为了保证安全,沿路都有吹哨划旗的人,加上推车人推车技术达到炉火纯青程度。故此,几十年时间,从未发生安全事故。

双溪沿溪修建小铁路,为方便运煤,根据需要,在双溪架三座铁桥,是时代发展的运输改革。昔日,合组、惠民两煤矿,煤运往沅水煤船,很不方便,运输不利。当时先靠人力挑运,后依双溪水,逐段修坝,提高水位,每天中午依次逐段放水,将46吨小煤船放到大河,再转载到大船,运至各地买方。笔者在少年时代,看到陡码头下至私码头水上,停泊着无效只装载煤炭的船。抗日战争爆发,国民党资源委员会,为控制各私营煤矿营运权,拨款修建铁路、铁桥,购置煤斗车,实行煤炭用煤斗车运送,提高营运速度,防止煤场存煤堆积时间太久而起火。资源委员会停止营运后,合惠两矿,成立联运处,接手营销业务。1949年“3·5”事变,两矿煤炭滞销,双溪铁路,煤斗车也跑得不勤快了。因而,合组、惠民两矿,几个煤场,成了几座黑山。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合惠两矿合并成为公私合营辰溪煤矿。后辰溪煤矿改为地方国营。辰溪煤矿实行安全生产、科学有序管理,煤炭生产得到进一步发展。但双溪河岸的小铁路,没有闲下来,煤斗车跑得更勤,煤运得更多。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末,老矿老窿因煤源将尽,而停止生产。新开煤炭湾、狮子山、杉木溪、大坪等新工区,因时代的发展,汽车增多,公路修到矿井边,煤炭一出矿井,就装到汽车,直接运送工厂矿山。另外,常德、武汉等地下河的煤,是先用汽车运到一中下面重载区,再装到大船,因此矿井边也不需要煤场屯煤。

  时过境迁,几十年过去了,双溪西岸变成繁华的新城,再也没有小铁路、双溪水面没有小铁桥,也不看到推送煤斗车的工人推煤。总之这一切,“铁路”、“铁桥”、“煤斗车”都已成为历史。县计委副县级退休干部谢明,他保留一张铁路、铁桥的照片,此旧照可印证历史。我们如果触摸尘封的记忆,辰溪县城双溪岸的铁路、铁桥,我们就可与辰溪的煤联系起来。正如已故者著名作家沈从文,他在他的《湘行散记》这本书里,有一篇文章,就专门写辰溪的煤。沈从文描写辰溪的煤,以及历史上小铁路和小铁桥都可以说明辰溪是湘西的煤都。

来源:《历史碎片》 作者:张必津 责任编辑:蒲方桂

Copyright(c) 2008-2015 The People's Government of chenxi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共辰溪县委 辰溪县人民政府 承办单位: 辰溪县电子政务办公室

版权所有:中共辰溪县委 辰溪县人民政府 备案许可证编号:湘ICP备13003808号-1 号

电话:0745-5230357 邮箱:cxzfwz@126.com QQ:1175318239 邮编:419500 地址:辰溪县人民政府大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