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页
辰河文苑
我所了解的辰溪宗教
辰溪县门户网站 www.chenxi.gov.cn 2016年10月26日 点击数: 字体:[ ]

宗教是一种文化,而不是迷信。在1998年至2003年,这五年时间,为撰编辰溪县《宗教志》,我走遍了辰溪的山山水水,到上百所寺庵道观和民间信仰小庙采访,寻觅宗教资料。为编写打下基础,为此,对辰溪宗教了解熟悉。我认为辰溪宗教的历史是非常悠久的。

宗教是人类社会发展一定阶段的历史现象,有它发生、发展和消亡的过程。由于人们对自然现象的神秘感,才使宗教得以存在和发展。宗教的起源,就是敬奉远古的祖先,尊崇杰出的圣哲。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之后,由于人们意识的发展,总是落后于社会的存在,旧社会遗留下来的旧思想、旧习惯不可能在短期内彻底清除;由于某些严重的天灾人祸所带来的种种困苦,还不可能在短期内彻底摆脱。因而宗教在社会主义社会一部分人中的影响,也就不可避免地还会长期存在。鉴于这种状况,为此可以这样说,宗教是一种社会意识形态,是社会存在的一种反映,是一种群众性的社会现象,也是一种文化。社会上有一种不正确的认识,那种认为依靠行政命令或其他强制手段,可以一举消灭宗教的想法和作法,是完全错误和有害的。在历史的长河中,宗教不仅以信仰的形态,而且也以一种社会现象的形态,长期存在。

    辰溪县为五溪蛮地,古时住户均是苗、瑶少数民族,俗称为五溪蛮,故宗教的传入比较迟。东汉伏波将军马援征战五溪,平定精夫相单程造反之后,辰溪民间才有民间信仰庙宇,此前只有高坡大王庙和盘王庙。隋唐时期,县内先后建有文庙、武庙、伏波庙、东岳庙……。明清时期,县内寺庙不断增多,宗教发展到了鼎盛时期。民国时期辰溪就是一个多宗教的县治,当时县城就有十庙、三宫、两坛和不少的寺观,同时还有县人称之的洋教的教堂,乡村的寺庵和庙宇更是星星点点。

    道教的长生信仰,表现为崇拜仙人,个人的修炼,并以成为仙人为目的。自古以来,县内就留传许许多多的神话故事,如“果老炼丹”、“麻姑仙境”、“瞿童戏井”、“关公显圣”……。二十六小洞天的大酉山妙华洞前,相传有会仙桥和洗砂溪。隋唐时期,辰溪县城对河大酉山下,就有大酉仙洞观(唐末在小路口建大酉观)。宋代除大酉观外,还建有柏庭观、景星观、龙兴观和真武殿。县城北门内和潭湾、龙头庵两地都建有万寿宫(又叫做江西会馆),祀奉许真君许逊。

道教通过大量的神仙故事,反复向人们宣传仙界的真实性和成仙的可能性。这种宣传偏重于形象,可以说是一种艺术的“实例”性的宣传。总之道教认为:仙是长生不死信仰的产物。仙的最基本特征是不死,仙是由人修炼而成的。即人如果能通过服药,或修炼,长生不死,肉体永存,就是仙。道教把仙分成几种,有天仙、地仙、鬼仙和尸解仙。仙可以升天,也可以留在地上,各随其是。宋代到明代这一段时间内,辰溪城乡有很多宫观道殿,常有道士在道观修炼。县内有“瞿柏庭成仙”、“陈崇政尸解”、“张余两半仙修炼二仙洞”……。这些神话和传说,都很神奇,都突出一个“仙”字,突出长生。

尔后,道士散居城乡,教律松弛,素质低下,故本邑道观除大酉观外,都已自生自灭。火居道士与巫师合流后,成为所谓的师道两教。师道合流的火居道士,在清末和民国时期,县城有米、宋、仇三家为主的道师世家,在农村火居道士甚多,以龙泉岩乡坨田垅覃姓最多。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后,县内城乡新生不少神汉、巫婆。人们称之为“马脚”,他们自命为神、为仙,什么“玉皇大帝”、“王母娘娘”、“南岳圣君”、“七仙女”等。

广恩寺和江东寺,相传建于李唐时期,是县内最早的佛寺。宋元丰年间(1078-1085),邑人在城东建善化寺。因为移民的关系,辰溪佛教到明代寺庵增多,有所发展,全县约30多座佛寺庵。城西锦鸡山锦崖寺和七级浮屠(佛塔),就是明万历年间修建的。在清代,县内佛教到了鼎盛时期,并吸收了博大精深的佛教文化。清道光元年(1821),全县有寺庵115座(其中寺13座、庵102座)。名寺庵丹山寺、能仁寺、流云寺、莲池庵(丫髻庵)……就是在清初康熙和雍正时期建立的。从清咸丰年间到民国初年,县内又新修30多座寺麾,全县城乡已达寺庵145座。其中农村有很多由一姓或几姓联合修建的所谓“家府庵”。这些“家府庵”,大多数没有僧尼常住,平常日子香火冷落。抗日战争时期,城周几座寺庵,鉴于香火冷落,部分寺庵移作他用,如祥云庵作为惠民煤矿矿警队队部。

民国时期(1924-1948),县内寺庵过于密布,大部分寺庵无僧尼主持佛事,加之烽烟四起,官家匪盗,你来我往,烧东抢西,弄得路断人稀,凡起烽烟,寺庵遭劫遭焚,城西广恩寺、祖师殿不知何故焚之,有人猜测,抗日战争时期作为军火仓库,是遗雷爆炸燃烧。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夕,县内少部分寺庵,由于各种历史原因,自生自灭,在历史上消逝,如城郊乡的太平庵……。

清代和民国时期,县内各个寺庵都有庵产香火田和香火茶桐山,以能仁寺、广恩寺最丰。广恩寺有水田150多亩,还有成片的茶山和桐山,收入颇丰。丫髻庵香火田也不少,庵院请有长工和短工,耕种香火田。由于信奉佛教的富户,为寺庵捐田献地,形成寺庵的富有,也形成封建剥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各寺庵的庵产香火田,按土改政策,分给了少田的农民,废除了寺庵的封建特权,引导僧尼学习技艺,过着自食其力的生活。

佛教提倡法轮常转,弘法渡众的教义,对稳定社会有一定的的作用。由于佛教一方面深度发掘文化中的精髓,另一方面能够重视和所处的现实社会相适应,故此历代皇朝都重视佛教和佛法的弘扬。但也曾经被统治阶级控制和利用,起过重大的消极作用。明万历年间辰溪县令曹行健,在辰溪为官三年,清明廉政,为民办实事,政绩昭著,人民赞颂。曹行健在辰溪任职期间,重视佛道两教的文化因素。他先后募建“文昌宫”,界牌“召憩庵”,重修对河“大酉观”,并修建锦鸡山七级浮屠“锦岩塔”。曹县令在巡游县西南乡村时,小憩潭湾太和庵,并即席作诗。清康熙年间(1683-1700),辰溪历届知县先后募建丹山寺和流云寺。邑人进士(清雍正年间)唐效尧,多次到著名寺庵游览、敬香,并留有千古佳篇。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国家制定了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保护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由于基层干部和群众,对宗教政策理解不清,以为吃斋念佛就是迷信,因而出现一股拆寺庵热,将材料移作他用。县内大部分寺庵,就是在这个时期拆除的。文化大革命中,丫髻庵正殿、江东寺地藏殿以及殿内的转轮藏、锦鸡山的七级浮屠、丹山寺宇……,先后被当作四旧毁之,县城仅剩奎星阁,其它古庙宇都先后在历史上消逝。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以来,我们党和政府对宗教工作经历了一段曲折的道路,随意拆除寺庙,是邑人没有善待文物之故。

随着经济和社会的发展,宗教的影响有所制约,但它却深深地蕴藏在信教群众中。如果一旦条件成熟,蕴藏的东西就会萌芽滋生,就会发展。所以说,那种认为随着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经济文化的发展,宗教就会消亡的想法是脱离实际的,是不现实的。我认为宗教的存在,根据社会发展规律,是会有一段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宗教既有维护现存社会秩序的功能,也有破坏现存社会秩序的功能,两种社会功能并存,为此,在不同社会历史条件的作用下,其中一种功能就会更为突出。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中共辰溪县委、辰溪县人民政府遵照有关宗教政策和法规,把宗教工作提到议事日程上,确定县委统战部兼管宗教事务。尔后在县民委配备宗教干部管理宗教事务。1994年,县人民政府宗教事务的管理,宗教部门单独设编,建立县宗教办公室,成为政府管理宗教的专门机构。宗教办建立后,依法批准42所寺、庵、观、庙为宗教活动场所,落实了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在新的历史时期,县内的佛教活动场所。有一种反常现象,很多庵变成寺。一些修寺庵的主持人,总认为寺才是浮屠所居,因而才出现反常现象。僧住寺,尼住庵,僧尼不能混住的历史传统习惯,也被恣意“改革”。1980年以后,一些新生的神汉、巫婆刮起的“宗教热”,因而出现乱建寺庙,乱塑佛像的“两乱”现象。这种现象是不正常的,它背离了宗教政策和宗教法规。1997年,在“两乱”的治理中,“两乱”得到有效的治理。政府和宗教事务管理部门,如何处理好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的关系,是21世纪一个复杂、重大的政治课题。解决这个难题的成功与否,关系到社会主义国家的团结安定,关系到社会主义制度的兴衰存亡,所以说“民族宗教无小事”。辰溪宗教凭依历史文化资源,以开拓创新的精神,自觉适应社会主义社会,为丰富社会主义文化做出新的贡献和新的探索。

基督教有新教和旧教之分。旧教称“天主教”,地方设天主堂。清光绪晚期(1902-1904),天主教由西班牙神甫传入辰溪。民国十一年(1922),美国神甫在县城欧家巷(县农业局处),建立辰溪天主堂。天主堂建筑美观新颖,为我县较大的建筑之一。随后天主堂又在潭湾建立分堂。天主教到1949年上年,县内教徒发展到200多人。1952年,美籍神甫翁德明(中国名),因触犯法律,被公安机关驱逐出境,教徒均纷纷自动脱教,自此天主教在辰溪历史上消逝。

新教又名“遵道会”,其教堂称福音堂。传入辰溪的基督教新教,于民国七年(1918),在老城柳树湾余家巷口建福音堂。辰溪县遵道会最盛时期,教友不到100人。辰溪福音堂有外籍牧师在辰溪传教。1949年,遵道会更名为“中华基督教”。因入教教友达不到规定的人数,故不能开堂。1952年,“中华基督教”自然在辰溪历史上消逝; 

民国时期的天主堂和福音堂,均按各自的教义组织活动。1993年以后,县内部分乡镇,发现有“基督教”地下势力活动,到2003年呈蔓延状态。县有关部门对此非常重视,并采取相应的措施。伊斯兰教在辰溪设有教堂,但在抗日战争时期,大批难民涌入辰溪山城,其中有少数伊斯兰教的教徒。民间信仰的庙宇,除土地庙和孟公庙外,其它庙宇都有隆重的祭祀活动。县城庙宇基于各种历史原因,先后毁之。

宗教文化凝聚了中华民族的伦理道德,形成了中华民族延绵不绝的传统文化。宗教提倡“以佛治心,以道治身,以儒治世”,突出宗教的社会功能。宗教文化包括建筑工艺、雕塑、楹联、诗歌、疏文、美术、音乐。县城对河丹山寺、城西锦鸡山七级浮屠和锦崖寺、江东寺的转轮藏,其建造真是鬼斧神工,工艺绝伦,游览者无不赞颂。各种宗教的教义和经文,它包含深刻的哲学思想,是一种伦理道德。道教的《道德经》就是教化人们的经典。经文中有很多内容与社会相适应,是经文的积极因素,可以加以引导,使之发挥积极的作用。名山、名寺观,留下文人墨客的诗词、楹联、人文荟萃。寺庵僧尼上殿做课,举行各种佛事活动,经唱悦耳,法音悠扬。辰溪宗教,在不断的传承与流变中,逐步汇入中华文明的汪洋中,宗教文化成为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

宗教是历史形成的。做宗教工作,实质上就是做群众工作,做人的工作。历史上,辰溪县衙没有管理宗教的人员,仅在某座大的寺院设僧会司,管理本县的佛教。县能仁寺、广恩寺、大歧寺曾先后设僧会司。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中共辰溪县委、辰溪县人民政府的相关部门,认真做好三件工作:全面、正确贯彻执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依法加强对宗教事务的管理;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尔后,中央对宗教加上一条要求,就是坚持独立自主办教的原则。社会主义如果在对待宗教问题上简单粗糙、左右摇摆,反复折腾,宽严皆误,宗教却要利用社会主义。所以尊重和保护宗教信仰自由,成为党和政府对宗教问题的一项长期政策。县宗教事务局,注意做人的工作,做团结的工作,做统一战线的工作,做稳定大局的工作,使宗教同我们的社会主义社会合拍。

在历史上,县内曾出现反动会道门,如“一贯道”、“归

根教”……。1953年,县公安局,在县委、县人民政府的领导下,对反动会道门给予取缔,对反动会道门的骨干分子给予批捕,有力地摧毁了宗教的邪恶势力。在新的历史时期内,县内亦有邪教活动,如“法轮功”、“门徒会”、“罗平教”……对此,县宗教事务局,配合政法机关和有关乡镇,认真做好群众的疏导工作,给各种邪教予以取缔。

    在新的历史时期中,县宗教事务管理部门,做了大量的工作,加大依法管理的力度,注意化解宗教领域矛盾,开展宗教慈善公益活动,维护社会稳定,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同时促进宗教文化与生态文化旅游相结合,使之又成为独特文化景区。“创新”、“与时俱进”已成为整个中华民族的共识,所以宗教方面也不例外。辰溪的宗教界,发扬爱国爱教的精神,倾听社会的呼唤,紧跟时代的步伐,弘扬、丰富、传承优秀的宗教传统文化,使辰溪的宗教,在新的世纪内,高扬创新和与时俱进的时代精神,展现新风貌,充满希望更健康。

来源: 作者:张必津 责任编辑:

Copyright(c) 2008-2015 The People's Government of chenxi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共辰溪县委 辰溪县人民政府 承办单位: 辰溪县电子政务办公室

版权所有:中共辰溪县委 辰溪县人民政府 备案许可证编号:湘ICP备13003808号-1 号

电话:0745-5230357 邮箱:cxzfwz@126.com QQ:1175318239 邮编:419500 地址:辰溪县人民政府大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