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页
辰溪旅游
挖“大酉山文化”
辰溪县门户网站 www.chenxi.gov.cn 2011年11月30日 点击数: 字体:[ ]

  “几年原作采真游,大酉幽华四望收。”这是明太仆寺满朝荐“丙寅春游大酉洞作”的七律诗,从这两句诗文看,可以充分说明辰溪大酉山的文化品位。遗憾,近几年的媒体炒作,说什么“二酉藏书”只在一个地方,他们不顾真实历史,根本否定了“辰溪大酉山”的存在。明御史薛瑄的诗、王阳明的诗、满朝荐的诗,以及湛若水的铭,都证明大酉山是名山胜地。我们如不为大酉山正名,这一名山,它将会在历史上消失;如不利用自己的品牌,助推辰溪经济的发展,将是辰溪县人的失误。
  大酉山昔日苍松翠柏,古木参天,古有“酉山耸翠”之美称,是风景优美的名山,同时,它文化底蕴也非常深厚。大酉山位于辰水河畔,沅水南岸,与辰溪县城隔河相望。大酉山脉源于贵州铜仁万山,临沅江处,因九峰鼎峙,故又称九峰岭。九峰其最高峰羊牯垴,因地形似钟,故又称钟山,沅水岸丹山又称龟山和鼓山,合称钟鼓山。龟山悬崖如削,清康熙年间,在悬崖处因势而建丹山寺。这一建筑,上倚绝壁,下临深潭,重檐飞阁,鬼斧神工,有诗为证:“岸脚插江深,洄潭摇石影。”大酉山有洞,而且洞深远,洞中有洞,洞洞相联。著名之洞妙华洞,为道教洞天福地,三十六小洞天之二十六华妙之天。我们要美化她、宣传她,让她不再是藏在山水中的明珠,让她发出光辉。
  大酉山承载着几千年历史文化的名山,它与辰阳古城一道,留下了不少宝贵的历史文化遗迹。自古就有“善卷归隐”、“大酉藏书”、“屈子登山”、“刘尚平蛮”、“诸葛亮屯兵”等历史传说。站在丹山寺,凭栏远眺,风帆点点,天水一色,真是绝妙胜境。可想而知,辰溪大酉山,不仅是历史名山,而且是文化名山、仙道名山……。大酉山留下了历代文人墨客的诗篇,丹山摩崖石刻,就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大酉山象征辰溪文化,是湖湘文化的积淀地,明代著名理学家王阳明的一首诗,就赞扬了大酉山的美景和文化含金量:
  路入青山久费寻,野人扶病强登临。
  同游仙侣须乘兴,共赏花园莫厌深。
  鸣鸟游丝俱自得,闲云流水亦何心。
  独怜疾首灯窗下,展转支离叹陆沉。
  大酉山不仅是文化名山,也是著名的煤山,而且地下煤炭资源非常丰富。传说自清代就有人在大酉山开采煤炭,民国初期,日本人还到辰溪与县人合股挖煤。人民公社时期,未雨绸缪,大力发展煤炭生产,潭湾公社还在桐湾溪开办煤矿,日产量很高,创造了经济效益。大酉山因近两江,挖煤容穿水,有安全隐患,另外也快到煤尽山衰的时候,故此停采,煤矿倒闭。尽管历史已经过去几十年时间,大酉山和它的周围,尽管没有“挖煤”,但也没有“挖文化,没有重塑酉山文化灵魂,再造酉山靓丽美景。尽管大酉山历史文化幽古厚重;名胜古迹多样神秘;昔日自然景观生态秀美,作为旅游资源,确实沉甸、独特。“松老山中栖白鹤,月明江中舞青鸾。”但是对于大酉文化,县人没有着力打造、没有向外推介、没有精心开启,大酉山仍是闷在窟里的老酒,养在深闺的美女。对此,作为老辰溪人,深感遗憾。因我们的旅游,已落后邻县几十年时间。现在我们应该象“挖煤”一样,去“挖大酉山文化”。让大酉山一跃成为湖湘旅游胜地,改变辰溪的发展环境,让千年古城辰溪重现繁华,让富有诗意的大酉山,在新的时代再创诗意。

  善卷归隐
  相传4000多年前,在沅水河东枉渚河口的一座大山上(今常德德山),隐居一位非常有学问的儒雅之士,他名叫善卷。唐尧非常佩服善卷的学问和为人,他曾上山拜问善卷先生许多治理天下的大事。先生侃侃而谈,令尧非常感动,遂拜善卷为师。唐尧老了,将位让于舜,舜知善卷为尧之师,欲将位禅让于善卷,善卷婉拒,并经桃源、沅陵到辰溪,隐居大酉山。清光绪年间《广湖南考古略》,介绍了大贤善卷:“善卷古贤人,尧北面事之,舜以天下让卷,卷曰予立宇宙之中,冬日衣皮毛,夏日衣葛。春耕种,形足以劳动;秋收敛,身足以休食。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逍遥天地之间。而心意自德。予何天下为哉?于是去深山,莫知其处。”辰溪大酉山有善卷祠墓,过路官员和文士,途经辰溪,都要登大酉山,朝拜善卷这位高风亮节的隐君子。
  
楚国大夫屈原,也曾登大酉山,参拜善卷,《离骚》的一些句段,突出他参拜事实。唐永贞元年(公元805年),著名文学家和诗人刘禹锡,曾被贬连州(今广东省)刺史,中途改贬郎州(今湖南常德)司马。他赴任途中经辰溪时,慕名登大酉山,拜善卷墓和善卷祠。刘禹锡登山时,想到岁月悠悠,人杰地灵的大酉山,思绪万千,诗人有感而发,韵叹:“先生见尧心,相与去九有。斯民从已治,我亦安林薮。道为自然福,名是无穷寿。仙缘在此山,赞者常回首。”今县政府在柳树湾修楼阁,如能命为“善卷楼”,历史文化意义就非常深远。史志记载,县南儿童瞿柏庭,曾依善卷祠修道,尔后瞿童在此登仙,道教在其登仙处又建柏庭观。
  冰肌雪骨,兰心蕙性的善卷先生,他清高几近不食人间烟火,这与当代人的追求判若云泥。清乾隆间《辰州府志》载:“善卷先生墓在大酉山九峰岭,宋祥符间,敕禁樵采。相传有人窃发其冢,铁厚尺许,天气昏晦,雷雨交作,遂莫敢犯。”宋真守禅封大酉山,是有来由的,笔者认为离不开先贤善卷和穆天子。善卷文化即为中国德文化,常德德山就以善卷之德而得名。辰溪大酉山,是善卷归隐和安葬之地,当然不会亚于常德德山,它也是中华民族文化坐标的道德之山。常德打造善卷文化,建造善卷祠,命名一街道为善卷大道。辰溪何常不可打造善卷文化呢?相传三国时期,诸葛亮到五溪平蛮,为师驻山,主修善卷祠。

  大酉藏书
  “一壁一翕,乾坤之门,照于西方,日华中天……”,这是明尚书湛若水为辰溪大酉山妙华洞写的铭,意义深远,富有诗意。从“大酉妙华洞”、“秦人书室”到“大酉书院”,这是辰溪的闪光文明史。大酉山妙华洞,因有“秦人书室”,又是名山洞天,故被列为黔中一大胜迹。历史上大酉洞就有前洞和后洞之说,大酉洞虽在明末封闭,但潭湾黄土坡的后洞尚存,有天生的石桌,堆放竹简,可资纪念。
  “二酉藏书”不是当今一些不恰当的说法,“二酉”是专指沅陵二酉山。我认为这种说法有失公道。实际上历史上的“二酉藏书”是指辰溪的“大酉洞”和沅陵的“小酉洞”,“学富五车,书通二酉”的出典,也在此两处。古籍《古今汉语成语词典》、《太平御览》、《喻世明言》……,均有二酉藏书之用典。今人利用媒体胡编乱说,是不负责任的。《辰溪旧志•古八景》云:“昔秦人藏书处。”又传,大酉洞内藏有西周穆王的国史文书,古又称大酉山为“九丘”,见《唐孔颖达疏颖•尚书志》。从这里可以得知,穆天子藏书,首开大酉洞藏书之先河。穆天子死后,葬于辰溪大酉山,《四库全书•湖广通志卷八十一之四下七》载:“周穆王陵在辰溪县钟鼓山。”钟鼓山,系大酉山主峰,风景优美。昔日辰溪首称辰陵县,我想与穆王陵是有联系的,穆王陵应该就是天子墓,善卷墓就是善卷墓,不能混为一谈。满太仆朝荐七律诗《丙寅春游大酉洞》,其中两句诗:“纵横玉荀积三岛,宛委烟衢彻九丘”,说明穆王藏书大酉洞,古人早有说词,绝非空穴来风,不是杜撰。
  辰溪“大酉藏书”和沅陵“小酉藏书”,是否是传说,笔者认为,传说真不真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体现了古老的华夏文明。同时,悠久的“大酉藏书”文化遗产,继承了中华民族生生息息,不断攀登的精神。明尚书湛若水,曾作《妙华洞铭》,短短数百字,发思古之幽情,为大酉洞树碑立传,极大的提升辰溪的“人气”。。邻县个别人否定辰溪大酉山,否定山中的“藏书洞”,是很不恰当的,我认为已经写成的历史,任何人是改变不了的。但如果长久缄默,过了十年二十年,假的就会成真,所以应该多用事实说话,来证明真理的存在。

  道教圣地
  唐代著名道士杜光庭,曾编录《洞天福地岳渎名山记》。杜光庭著述丰富,勤于考据,为文博辩,熟稔湘情,其记录湖南洞天福地的地域位置非常准确,大酉山妙华洞,定位在辰溪县城对河是无误的。并将大酉山妙华洞称之为华妙洞天,为全国三十六小洞天的二十六,古时妙华洞内有尹真人在此修道。宋代大酉山下小路口建“大酉观”,有高道陈崇政到大酉观主持法事,后在南岳竹融峰成为尸解仙,现山上还有陈崇政羽化墓。道光版《辰溪县志》作了记载:“政和甲午(1114),陈崇政游南岳衡山,一日委蜕于竹融峰,其尸轻如蝉蜕,人们以为尸解成仙,故将他归葬于对河龟山。”大酉山上在唐末,以瞿童柏庭之名,建柏庭观,有高道在此修道。
  大酉山临沅江处的龟山(即丹山),为张果炼丹修道的古遗址。张果又名张果老,唐龙标县(后为黔阳县今为洪江市)人,他出身于一个以放排撑船的贫寒家庭。其父死后,他随母寄住于龙标重阳溪村,是传说中的“八洞神仙之一”,张果老修炼的洞就是丹山洞。张果老心地善良,做事执着,悟性极高。传说他遵循仙翁的指点,潜心在辰阳龟山洞内(与大酉洞相通)炼丹修道。张果老由于痴迷与执着,寒来暑往,他终于修成正果。《辞海》载:“唐玄宗时,召张果至京师,演示种种法术,授银青光禄大通玄先生。”《辰州府志》载:“丹山在南门外西,辰、沅交汇处,壁立万仞。上有庵,窗棂映水,山顶有果老丹池。”《辰溪县志•山川卷五》云:“张果老隐大酉山曾炼丹药于此地,今炼丹池在此,故又名丹山。”丹山顶端尚存有丹池遗迹。这里笔者应该指出的,大酉山包括临江的龟山(丹山)。
  丹山有洞、有寺,故丹山又称丹山洞和丹山寺。与丹山寺并排建在悬崖上还有文昌阁,文昌阁为道教场所,祭祀文昌圣君,故此处寺阁为佛道共存。鉴于大酉山和大酉洞,为高道修炼之地,故有浓浓的仙道文化。古时大酉山,密布古松,杂以枫杉,灌木丛生,葱翠蓊郁,四季常青,加上悬崖峭壁,溶洞奇特,山水并美,植被丰茂,确为风景明珠,也真有仙山之风。

  名人留痕
  大酉山林木森然,溶洞奇特,风景优美,是名山,又是道教圣地,当然有历代名人到此朝拜和游览。大贤善卷,不仅是大贤人、道德君子,而且他隐居大酉山而终。大酉山上留有善卷墓,后又修善卷祠,这样自而然之提升了大酉山和辰溪县的品位。不论是高官或者著名文人雅士,如有机会到辰溪,都要登山朝拜先贤善卷先生,并且还要写诗填词,在此留下墨宝。
  爱国诗人屈原放逐五溪,“朝发汪渚,夕宿辰阳”,他就是沿着善卷之路,从汪渚来到辰阳。他涉江沅水,曾到辰溪大酉山,朝拜善卷墓,发出“伏清白以死直兮,固前圣之所厚”的名句。他的诗句,明白无误的告诉我们:他参拜善卷墓,表白自己有纯洁高尚的品质;有为正直而死的勇气。东汉武威将军刘尚,奉旨平蛮,曾在大酉山边建辰阳关,垒石成城。刘尚由于轻敌,深入敌阵,故一军悉没,他身首分离,葬于大酉山脚,有刘尚墓。三国时期蜀国军师诸葛亮,率兵五溪平蛮,也曾为师驻大酉山。相传,诸葛亮驻在由临江梅花村,他曾修善卷祠,供世人参拜。一首七绝:“遁迹林泉得自间,高风千古有谁攀。行人犹识先生处,古墓荒祠白石间。”这首诗告诉我们,大酉山有善卷祠墓,这里是千秋圣地。
  唐代诗人刘禹锡,明代湛若水、王阳明、满朝荐、薛瑄,清代毕秋帆、唐效尧、林则徐……,也曾登大酉山览胜觅古,并留有墨宝。丹山摩崖石刻,如“壁立万仞”、“碧水丹山”、“碧海镜清”……,就显示他们其中一部分人的书法与才华。丹山摩崖石刻,现已成湖湘文化和沅水流域一道亮丽的风景。丹山寺在抗日战争前夕,就曾成为内陆胜景。现代著名作家沈从文,西迁辰溪的湖南大学校长胡庶华,游览五溪风景名珠丹山,都写出了赞美的佳语。我的一首七律诗习作《大酉山感赋》,表达了我对酉山胜迹,酉山风光的赞颂,诗云:
  善卷深居住九峰,层峦叠嶂近苍穹。
  秦人书室石窟处,华妙洞天酉谷中。
  觅胜欲登先哲庙,探奇难找老青松。
  清幽再现非迷梦,不日丹崖听晚钟。

  铸造品牌
  现在各地大力发展旅游业是有原因的,如凤凰、沅陵、芷江、新晃……。笔者认为,发展旅游业,能一举多得,能够保存文化基因,传承城市文脉,让市民了解城市文化。总的来说,要吸引游客来辰溪旅游,就要打造城市品牌,给游客一个“来”的理由。大酉山的历史文化,善卷祠墓就是辰溪品牌,让人们能细品城市的文化内涵和灵魂。我们辰溪不仅文化底蕴深厚,而且有地理优势,风光美丽。到过辰溪和出生本邑的历史人物很多,历史人物有善卷、屈原、余鹍翔、杨任、刘晓……。清禁烟大臣林则徐,三次到辰溪,游丹山,作《龟山联》。热爱辰溪的著名作家沈从文,多次到过辰溪,他热爱这片热土,他的笔下辰溪山水非常美丽。抗日战争时期,以及新中国成立后,辰溪城乡都留下名人的足迹如何应钦、张治中、陈绍宽、萨镇冰、胡乔木、程子华、胡耀邦……,陈绍宽、胡乔木还登上大酉山。辰阳古镇水合两江,三山鼎立,林木森然,水浮石头城,古街古巷古朴典雅。
  2007年初夏,香港凤凰电视一行三人,到辰溪采访湘西剿匪,看到流淌的沅江水,看到奇特的丹山石碧,看到了古老的柳树湾,看到了对河神秘的大酉山。他们似乎看到千年古城的鲜亮。文明是多样的,大酉山以德文化为主的多种文化,是很有品位的,城市当然也应该是多样的,应该有较高的文化品位。城市的价值在于有自己的特色,当然这特色不单是肤浅的,表面化的建筑和景观更应该是他的内涵、他的历史、他的文化。
  文化是灵魂,具有精神属性。一座被花草树木抢了风头的城市,给人的印象是生态、自然、青春、灵魂,充满生机与活力。近几年辰溪经济发展了,紧随着城市面貌也大大的改观,但还停留在看得见的建筑和景观上做文章。如果决策层能多想一点深层的铺垫,多有一点长远的考虑,那就更好了。世界上许多名城都和名人有关,或城因人而扬名,或人因城而发迹。凤凰抓了“沈从文故居”、“南长城”,沱江边修了“吊脚楼”而知名;沅陵抓了“二酉洞”,抓了龙兴讲寺,抓了凤凰山张学良软禁遗址而有特色。同时芷江、新晃、溆浦都在利用自己特色,刻意打造。而我们辰溪的大酉山,是一座含金量很重的文化名山,却按兵不动,前几年县政协提出抓大酉山开发,但只打雷不下雨,最后不了了之。如果深挖大酉山的“文化”,就会显现“善卷归隐”、“屈原朝拜”、“诸葛亮屯兵”……文化品牌。
  大酉山的品牌,就是辰溪城市的品牌,尤其是抓住代表德文化的善卷文化,这样就会提升大酉山的文化品位,也会提升辰溪县城市文化品位。有哲人说得好,一座城市就是一个巨大的生命体。他有性格、有精神,当然也有表情。发展大酉山善卷文化旅游,破题立意的切入点很多,拥有可延展的广阔空间。城市建筑可以突击,可以用运动的“大跃进”速成,而城市的文化、城市的内涵要靠时间,靠积累。辰溪大酉山的善卷文化和洞天文化,是千秋历史积累的。可以这样说,一座善卷祠,抵得上千座凉亭古阁。如果大酉山在凤凰,她早就走出“深闺”。
  挖出了大酉文化,使之成为辰溪的文化资源,正如胡锦涛总书记指出的,文化是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支撑,是综合国力的重要因素,是民族凝聚力、创造力的重要源泉。如果利用本土文化资源,在大酉山重修善卷祠、修葺“天子墓、善卷墓”,修建诸葛亭、怀屈亭、瞿童登仙亭,在大酉山栽树造林,恢复梅花村,重修丹山寺和文昌阁,形成酉山公园,这将是辰溪绽放的一朵奇葩。
  开启了大酉文化,发展辰溪旅游,到时候辰溪大酉山幽静秀美,辰溪石头古城,也将在沅水深潭中灵动妩媚。我断言,挖“大酉文化”,开发大酉山,开发柳树湾是互补的,是做好“人无我有”的亮点,这样,不仅能带来精神享受,还能拉动旅游,源源不断地带来物质财富。正如俗话所说:“雁飞旧道,燕恋故巢”。怀化市政法委副市级退休干部朱万和,他关于重新修复善卷墓(天子墓)的建议,情系家乡,非常有意义。

 


责任编辑:cxadmin
来源:来源:本站 作者:作者:张必津 责任编辑:

Copyright(c) 2008-2015 The People's Government of chenxi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共辰溪县委 辰溪县人民政府 承办单位: 辰溪县电子政务办公室

版权所有:中共辰溪县委 辰溪县人民政府 备案许可证编号:湘ICP备13003808号-1 号

电话:0745-5230357 邮箱:cxzfwz@126.com QQ:1175318239 邮编:419500 地址:辰溪县人民政府大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