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页
辰溪旅游
辰溪风俗
辰溪县门户网站 www.chenxi.gov.cn 2009年02月18日 点击数: 字体:[ ]
        辰溪人民,长期受封建礼教禁锢,民风古朴。县民大都守旧遵法,拘谨于老信条,旧规矩,世代相传,辈辈沿习。乡民重宗义,论资辈,质朴刚上,热情好客,重男轻女,相信鬼神。每逢时令节日,大都虔诚地祭祖、拜佛、敬神,祈祷百事顺遂,添丁进口,发财致富,五谷丰登,六畜兴旺;筹办红白喜事,则择月选日,焚香烧纸,以求顺昌吉祥;婚姻讲贞节,重门第,抖阔气,礼节繁琐;男子祈于读书进仕,耻于弃农经商;少女固于闺阁,禁止社交;山区女子劳动强度不亚于男子,缠足者少于城镇。五四运动后,文明风气渗入,民风渐开,始有剪辫放足、自主婚姻之先例。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人民思想解放,移风易俗,迷信陋习逐渐革除。自由婚姻、舍己为人、助人为乐、尊老爱幼、拥军优属、文明礼貌等蔚为风气。
 
 
生活习俗
饮食习俗
境内山区平川,饮食习俗大同小异。普遍食大米,一日三餐。小麦、玉米、高粱、红薯等被视为杂粮。解放前,穷苦人缺少大米,以食杂粮为主。解放以后,粮食增产幅度大,基本上已不吃杂粮。酷爱辣味,炒菜必佐以辣椒,可谓“无辣(椒)不成菜”。辣椒有鲜、腌、干等多种,吃法讲究:鲜辣椒拌各种菜肴、或单独炒食;将鲜辣椒腌制成“酸辣椒”或切细拌糯米粉腌制而成“粉辣椒”;或将鲜红辣椒割一口,去其籽,将糯米粉灌人,制成“泥鳅辣子”。鲜辣椒剁碎拌姜片,加佐料制成“剁辣椒“干椒亦拌各种菜肴,特别喜欢制成“油发辣椒”伴酸萝卜;凡面食多佐以“油发辣椒”。县人还普遍喜欢将鲜白菜、雪里红、青菜加工成干菜、盐菜、酸菜食之,谓之“当家菜”。冬季,喜食狗肉,以黄溪口一带为甚。春节前,普遍有薰制肉、鱼、豆腐等腊货及制作阴米、糖散、糍粑、甜酒等副食品之习。解放前,富家食必酒、肉;贫家肉食较少,一般逢年过节才买点酒、肉。解放以后,城乡人民生活普遍提高,常食肉食,杀年猪的乡俗盛行。饮酒由高度白酒逐渐盛行汽酒、啤酒或饮“健力宝”、“百事可乐”、“可口可乐”等高级饮料。逢年过节或婚丧喜庆皆大摆筵席,菜肴品种繁多,少者四菜一汤,多者八、十个菜不等。其做法以炒为主,辅以煎、蒸、熬。
 
服饰习俗
    服装  清末民初,境内汉族、瑶族男子穿布扣对襟衣、满胸农。不论长衫短袄,内褂外套均为大襟。30年代,外来人增多,流行对襟。女子均为满胸衣,裤子都是齐口接头,直通式大裤脚。瑶族妇女穿青兰色无领满胸衣,大袖口,衣长至膝盖,饰铜纽扣,裤管大而短。衣襟、衣边、袖口、裤脚均镶有桂子兰花边。船溪乡部分村妇女爱穿衣袖、衣襟、裤脚绣花的满胸衣及长裤。衣料,男子和老年妇女多用青、兰、白色土布,年轻女子多用花、红、绿、兰布。50年代,青少年女子流行对襟齐腰短袄,年轻男子流行列宁装、中山装、解放装。衣料由土布、细布、斜纹布、化纤、毛料等。男女老少皆着灰、兰色,异常单调。瑶族服装已基本汉化。“文化大革命”期间,青年男女一度盛行草绿色军装。80年代后,男女服装款式年年变化,称之为“时装”。年轻男女的衣料讲究淡雅的流行色,其款式以表现青春活力为特征,中、高档健美裤、牛仔裤、褶裙、毛呢西装颇为盛行。
    鞋帽  清代及民国时期,劳动者多戴瓜皮帽、猴儿帽,或缠土布头巾。瑶族男子缠家织蚂蚁布头巾。船溪一带妇女多缠两端绣花白布头巾。小孩戴菩萨帽、风帽等。旧时农家男子多穿草鞋、布鞋、油钉鞋等。富户之家及乡绅一般头戴碗儿帽、博士帽,脚穿布鞋、皮鞋。解放以后,男子盛行布帽,后为呢子帽、毡绒帽,多穿皮草鞋、各类凉鞋。妇女缠头布、纱巾、皱丝帕。船溪一带妇女多戴印花毛巾。80年代,穿各款式皮鞋、旅游鞋及戴各式风雪帽、太阳帽的日多。
    发型  首饰  清代,男女蓄长辫,婚后女子绾髻盘于脑后。民国初期,政府令男子剪辫,城镇男子初剃光头,继为平顶、圆顶,后通行三七分头。乡村男子初为后脑半边短毛,继为光头。已婚妇女普遍梳粑粑髻、船形髻。未婚女子多蓄单辫,额前留“流海”。男孩多为“瓦片头I(周围剃光,中间留一瓦形头发)、“桃子头”(头右侧留一桃子形头发)。解放以后,男子多为平头、“包菜”头。女子多扎蝴蝶结短发或蓄双辫,婚后方梳髻子。50年代中期,县城始有电烫,专为已婚妇女烫发。80年代,女子烫发广为流行,发型有“波浪”、“流乡”、“菊花”等。
旧时妇女首饰有钗、簪、耳环、戒指、手镯、项链等,分金、银、玉石三种。小孩主要戴银项圈、手圈、脚圈。幼时多病的男孩,其母为其打一根银项圈带银锁,谓“长命锁”,或讨100家银钱,打一把“百家锁”,意在“易养成人”。解放后,首饰逐渐消失,“文化大革命”中绝迹。80年代后,女子戴金耳环、戒指、手镯、项链者渐多。
 
 
居住习俗
 
    解放前,民间住房随地形而建,房屋坐落杂乱无序。一般坐北朝南,集镇住房临街而建,前店后房。农村住房多为三柱或五柱四扇三间木板瓦屋。中间为堂屋,已婚子女不得居住。两端是卧房,为父母、或已婚长子的住所。左右或后面多搭配偏厦作火房或厨房用。草棚茅舍亦多为同样造型。殷实户喜建“四合院”或砖木结构的“窨子屋”。解放后,城乡居住条件不断改善,草棚茅舍甚少,多为四扇三间的木板瓦房或砖木结构瓦房。近几年来,始建水泥平顶或二三层砖木结构的楼房,县城一般多建楼房,造型多样,结构新颖。
行路习俗
解放前,人们外出行走时,讲究长辈先行晚辈后行的礼节。妇女结婚,时兴乘轿。出远门时,有择月选日之俗。正月初外出,选择“双日”(即偶数日,取好事成双之意),还有“七不出,八不归”之忌。平时外出,每月忌三日(即初五、十四、二十三日)。外出若第一个遇到女人或送葬人,认为是不祥之兆,当日忌外出。船民年初第一次出航,在船头置雄鸡、鲤鱼、猪头,焚香烧纸,燃放鞭炮祭祀,祈求一帆风顺,全年平安。解放后,新娘改为步行,或骑自行车。偏僻乡村过年时外出,少数人仍有“择日”之俗。80年代,交通运输除山区还有背负肩挑外,多数地方逐渐被自行车、摩托车、拖拉机、汽车取代。
 
 
 
生产习俗
 
农事习俗
    开犁  清代,县建“先农坛”,每逢“立春”之日,知县要到先农坛春祭,以求风调雨顺,五谷丰登,此俗民国时废止。每年初,农民用牛耕地,喜择“庚日”开犁(庚与耕谐音),且有“牯牛庚午,母牛庚子”之别。忌“戊社”和“四绝日”开犁。以祈耕牛健壮,母牛多仔,不误春耕。解放以后,此俗渐废。
    播种  清代,农民播种前多在田头地角插上香纸,或带上祭品焚香烧纸,敬奉五谷神,尤以播稻种为甚,以祈五谷丰登。忌“火发日”、“四绝日”和每月初五、十四、二十三日下种。解放后,播种多根据天气变化,尊重科学,适时下种。
    插秧  解放以前,秧苗“满月”前一二天,农民习惯带祭品到秧田边焚香烧纸,扯一把秧苗移栽他田,称“开秧门”。插秧时,按顺时针方向一人插一行,你追我赶,且流行一人领唱,数人帮腔的“栽田歌”。插秧结束后,又带上祭品到秧田边焚香烧纸,敬奉山神土地,称“倒秧脚”,以祈风调雨顺,五谷丰登。解放以后,此俗已破除。
    垦荒  新垦荒地,农民习惯于带酒肉到垦荒处焚香烧纸,敬祭土地神,然后才动土垦荒。大户人家雇请数人垦荒时,必请两人鸣锣击鼓伴唱号子,俗称“打锣鼓”。黄溪口一带垦复油茶林,亦盛行“打锣鼓”。此俗今已废除。
 
工匠习俗
清代和民国时期,境内对工匠统称“手艺人”,工匠外出做工,谓之“做手艺”。凡较大的工程(如建房屋、桥梁等),第一天发始(木、锯匠称发墨),要择吉日,户主要焚香烧纸代其敬祖师爷,并给工匠的掌头人送红包.(即钱),进山伐木,采石,工匠要带祭品,焚香烧纸敬奉山神,以祈平安。平时,匠人在户主家饮酒,只能饮其量的三四成,竣工那天方能开怀畅饮。建房于“立柱”前,掌头木匠用雄鸡一只,咬冠出血以滴血于柱,并扯鸡头毛一小撮,粘鸡血贴于中柱上(意在驱邪),垫柱石头上置朱砂(意在镇煞)。“立柱”后,木匠于中堂神龛处设案桌,披红戴伞,置谷米糍粑,燃红烛,焚香烧纸,口念咒语,敬奉“鲁班”。工匠禁忌颇多,建房,木、锯匠,禁建造庵堂、寺庙和加工棺材;忌妇女、“四眼人”(孕妇及其丈夫)坐木马、中柱、梁木、跨越“五尺”(木匠量具)等。工匠平日禁说“鬼、倒、烂、破”等不吉利的话。现此俗已基本废除。
 
 饲养习俗   
  辰溪境内农民饲养牲畜,俗多禁忌。新修牛栏、猪圈择吉日,忌“空亡日”。春节,在猪、牛栏门上贴“六畜兴旺”字条。买回小猪,未进圈,先在门前烧草把,小猪从烟火上抱过,日“过火”,并念祝词:“过火800斤,长大无秤称。”意在熏走瘟神,猪长得膘壮肉肥。买回牛,朝东南西北四方各插4炷香,意在祈四方神灵保佑,四方都能去耕役。母牛、母猪下崽,忌“四眼人”观看,均在栏门上方悬挂一块竹筛,在筛上插上香纸和3根高粱穗,意在隔“四眼人”和驱邪。杀肥猪时,烧香纸,并用钱纸粘猪血扎于猪栏上,意在指望今后的小猪都能养肥宰杀。此俗今已无存。
 
 经商习俗
辰溪人以经商为业者,大都要投师学徒,先托人介绍,老板答应后,要写“师徒贴”,备篮子一个(内盛肉、糕点、酒等礼品)送给师傅。学徒期限为三年,期间干杂活,店老板只供食宿,无薪俸。学徒期满后,要在本店帮师一年(有工资)方能进别店当店员经商。资金丰厚的“字号”,设财神座,专门供奉“赵公元帅”,祈求财源茂盛、生意兴隆。年终,老板亦要敬财神,办酒席款待店员、学徒,如某一店员被安排坐“上席”,即表示辞退。凡经商者,视每年的“封财门”、“开财门”、“开业”为三件大事。除夕夜“封财门”时,将度量衡等用具,置于招牌下敬奉,并焚香烧纸,燃放鞭炮。分别到各自庙宇敬祖师爷。夜间烧大火,睡觉前一定要埋好。大年初一凌晨一点“开财门”,首先将埋好的火拨开,越红旺越好。意在生意火红。再焚香烧纸敬财神。年初“开业”,要选黄道吉日,大都选财神菩萨生日那天,即正月初五开业。亦有选初八、十八开业的(民间有“要得发,不离八”之说)。开业那天,秤、尺上缠红纸(红绸),斗、升上书“万金”二字。并燃长鞭炮,绕场一周。各行业之间,互送明信片道贺。当天,有人上门做第一笔生意,不论赚钱亏本,老板都乐意成交,意在“开门红”,图个好兆头。此俗今已革除。
 
行船习俗
民国以前,辰溪境内行船首先要择定吉日良辰开航。开航前一天,船老板要做“开江”招待船工吃肉(方言“肉”与“揉”谐音,有“冲”之意),请能说会道的人讨赠开江祭。焚香烧纸,燃放鞭炮,三声响锣过后,中间乱锣击之,船缓离码头后,三声重锣收尾,再燃放鞭炮。船行至急流险滩,船老板要做“神护”,多以三牲(猪、牛、羊)肉敬供,焚香烧纸,洒泼水饭,祈求诸神保护。同时,把一只五彩大公鸡在船上“鸡公头”(起锚装置)旁宰掉,提鸡洒血绕船缘一周,并用斧头在封头板上猛砍三斧,意在驱邪。夜问,船头和“将军柱”上,陈设供品,再焚香烧纸祭之。船距终点码头1公里左右,击“到岸”鼓,中间乱鼓击之,最后5声重鼓收尾,船就泊稳。当天,船老板需招待船工吃鱼(方言“鱼”与黼皆音),意在船老板各种耗费有余,谓之做“到岸”。行船时,禁忌颇多,诸如不能直呼“陈”、“刘”姓氏(“陈、刘”与“沉、流”谐音)、不能说“碰到岩”、“打了”、“稀巴烂”不吉祥之话等。每次做“开江”、“神护”、“到岸”时,女人均不准参加或窥视。女人不能去船头,其内衣内裤不准晾晒在舱外等。50年代初,行船基本沿袭旧俗。此后,注重航行规则和安全措施,迷信习俗渐废。
 
 建房习俗
    辰溪人素来视建房为大事。乡村建房,先请地理先生依据地形用罗盘择屋场,
定方位,称“择基”。请阴阳先生根据全家人生庚八字分别择定“动土”、“发墨”、“夹地脚”、“排扇”、“立柱”、“上梁”等黄道吉日。建房多禁忌,屋场一般选在隐蔽处,俗称“暗屋场”;房屋排列严禁前高后低,左右偏房不准高于正屋;正屋前不准建牛栏,后面不准建仓屋,神龛背后不准修厕所,俗称“前怕牛栏,后怕仓,神龛背后怕粪凼”,梁木多用椿木,用杉木为梁则染成红色;上梁时一定要从梁上抛红糍粑、点红包子、忌上“空肚”梁;一般是“上梁”之日搬进新屋,或另择吉日乔迁新居。建房中,亲朋至友大都前来帮工,由户主招待伙食,不付工资,俗称“帮忙”。城镇房屋多临街而建,其它习俗与乡村相同。解放后,建房的迷信习俗渐废,但择“屋基”、“上梁”日期等习俗仍然沿袭至今。
    、
捕鱼习俗
  县境专业渔民捕鱼有所忌禁。年初第一次下河捕鱼择吉日,若碰到女人(认为
是阴人)则回。每年五月和十月杀猪敬祭三王,以祈多获。
 
 
节日习俗
 
 春节习俗
春节,历来普遍重视,无论贫富,家家孩子都盼过年。从腊月下旬起,人们开始购置年货,打扫庭院,洗涤衣被,清理内务,谓之“忙年”。腊月二十三日,置糍粑、果品于灶上,焚香纸,燃蜡烛,谓之“谢灶”。二十七日到三十日,人们带上猪头或猪肉及糖果供品祭祖敬神。腊月三十日,县城各户均外出敬菩萨,先本坊土堂、城隍庙,然后全城各庙宇,最后在屋外、室内焚香纸,燃鞭炮,统称“烧年纸”晚上,接“灶神”下凡过年。是晚,是除旧迎新之夜,家家户户贴春联、门神、禧钱,并在家具、农具上贴钱纸,大门口挂灯笼。晚餐,菜肴最丰盛,一家人依辈分顺序坐席叙饮,俗称吃“团年”饭。饭后,大人给小孩“压岁钱一。当晚,各家主男子一般坐通宵。有的地方说“坐死杂草”,有的地方说“久坐禾籼长”(禾籼即稻穗),指望来年丰收。午夜,家家燃放鞭炮,在堂屋内敬茶,焚香纸“送旧迎新”关闭大门,称“关财门”。大年初一,主男子一早起来先打开大门,称“开财门”。然后带上糖果供品,上殿、庙、土地堂敬茶焚香烧纸,俗称“出行一,持续三天。这三天由男子生火做早餐,一般吃米豆腐、糍粑、面食等,亦有食米饭者。乡友邻居见面,互说“恭喜发财”之话,表示祝贺。正月初二后,才走亲访友,外出“拜年”。春节期间,城乡普遍有舞龙灯、狮子灯、蚌壳灯,玩彩龙船等习惯。大水田和潭湾镇铜山一带分别有打“年锣”、擂“催年鼓”之习。邻居好友彼此宴请,谓之“请年客”。解放后,旧俗渐被革除,吃穿庆贺之风仍相沿袭。城乡普遍开展“拥军优属一、文化体育竞赛活动,组织青少年为烈军属、五保户拜年、挑水、扫地。80年代,敬神祭祖现象又有所见。
 
元宵习俗
  农历正月十五日为元宵节。民国以前,每逢元宵,家家户户焚香烧纸祀祖祷
神,谓之“送年”。晚餐如同除夕一样丰盛。抗日战争期间,从外地传人吃“元宵”(汤圆)之俗。是夜,还玩龙灯、狮子灯等,笙歌鼎沸,炮竹横飞,男女老少聚观,称“闹元宵”。当晚,民间还有“老鼠嫁女”之说,家家户户张灯结彩,为老鼠嫁女庆贺,意在送走老鼠,减少鼠害。元宵节数日前,城乡多剪纸为灯,诸如鸟兽鱼虾之物,令童子扮演采茶故事。解放后,玩灯、吃元宵之俗仍存,迷信活动渐废。
 
清明习俗
城乡普遍流传清明祭祖挂柳之俗。是日,各家各户带酒肉糖果等祭品,上祖坟焚香烧纸,燃放鞭炮,并在坟头上挂五彩纸幡或钱纸,谓之“挂清”。有的在清明前后修墓立碑。家家插柳枝于门,人人簪柳叶于首。民间有“清明不戴柳,死了变猪狗”,之说,意在劝人扬善,如同柳絮一般。晚餐普遍食肉饮酒聚餐。
 
端午习俗
农历五月初五为端午节,又称端阳节。县城及少部分农村在该日过节。绝大部分乡农民以初五为“小端午”,十五为“大端午”,兴十五日过节。黄溪口区一带为便于购买节日物资,在“大端午”前随场期过节。普遍盛行食粽糍,晚辈给长辈,特别是女婿给岳父母送粽糍、酒肉等礼品,俗称“五月半送篮”。沿河一带以姓氏为旗号进行赛龙舟活动。家家搞环境卫生,清理污物,将雄黄、菖蒲、大蒜籽等捣烂拌水洒于房屋周围,并用雄黄、艾叶蒜皮、菖蒲在室内熏烟。户户门口挂菖蒲、艾叶,堂屋壁上张贴用雄黄拌酒书写的“五月五日午,天师骑艾虎、手执菖蒲剑,蛇虫归地府一字条。中午,饮雄黄酒,并用雄黄酒点小孩的额头、掌心。这些活动,意在仲夏盛暑驱逐蛇蝎毒恶之物。近几年来,龙舟竞赛已有领导有组织地进行,观者摩肩接踵,盛况空前。
 
 中秋习俗
农历八月十五日为中秋节。是日,家家做粉糍粑,购月饼,至友亲朋,相互赠送。未婚女婿,必给岳父母送月饼、粉糍粑、鸭子、酒肉等礼品,以便与女友相会。晚餐,多杀鸭子,以鸭子为主菜。夜间,均备月饼、西瓜(取团圆之意),品茶赏月。黄溪口一带还有偷瓜送至无子夫妇床上的习俗,为生子之兆。受瓜夫妇得用酒饭糖果款待送瓜的人们。
 
 十月头习俗   
农历十月初一,是全县瑶族人们的传统节日,俗称“十月头”。清末以来,每年“十月头”前一天,各家均做少量糯米圆形糍粑、十月初一以糍粑作祭品,到高坡大王处(特定地点),焚香烧纸,敬奉高坡大王,祈祷高坡大王保佑。平时外出打猎或抵御外侵,事前到高坡大王处焚香烧纸,祈求高坡大王派阴兵助战(注:高坡大王,传说是一个侠义山大王,专门打富济贫,惩恶扬善,占山为王,以狩猎为生,枪法百发百中)。解放后,“十月头”节日很少过,近年复兴。
 
 盘王节习俗l
  农历十月十六日为辰溪瑶族的“盘王节”(注:传说瑶族祖先南迁过洞庭湖时,   遇上大风浪,瑶人祈求盘王保佑船稳人安,结果风平浪静,人船平安到达彼岸。后来瑶族人们就把这天定为盘王节)。是日,瑶族各地代表聚集一起,杀猪宰羊,焚烧大量香纸祭祀盘王。1987年“盘王节”,辰溪、溆浦、怀化三县市瑶族代表500余人,聚集于罗子山瑶族乡刘家垅村,举行祭王会,为盘王竖碑,甚为隆重。
 
 
礼仪习俗
 
  婚嫁习俗
  清代和民国时期,婚姻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定终身。男家择门户相当,托媒人带薄礼上女家求亲。女方父母口头许诺后,男方请人合生庚八字。若“相克”,则婚事不提;八字相符,择吉日备厚礼去女家送庚帖,女家书女生庚八字于上,即日送回男家,俗称“取八字”,又称“配鸾书”。自此,以亲戚往来。将娶之年,男子于三节(春节、端午、中秋)备礼品送女家,称“打节”,或“送篮”。婚期已定,男方备酒肉请媒人通告女家日期,称“报日”。女子出嫁前,有“哭嫁”之俗,哭述离别之情。男方迎亲前一天以衣服、钗环、猪羊肉、糖果之类馈送女家,称“上头礼”。迎亲日,男方多用鼓乐花轿。贫寒之家亦有步行者。新娘上轿前,母亲有“哭女”之俗。花轿进新郎家时,设香案,祝于门外,日“回神”。随后,新郎、新娘并立于中堂,行拜堂礼然后人洞房。修溪、黄溪口一带有“打新郎”之俗。是日,新郎带红到寺庙及祠堂祭祀。当晚,青年人皆来耍新娘,多说一些奉承含蓄的趣味话取闹,新娘新郎送与糖果、烟茶,俗谓“闹新房”。三朝,新妇谒舅、姑、姨,奉茶点依次遍及尊长。是日,妇偕婿回归娘家,称“回三朝”。娘家筵客宴婿,称“陪新客”。男到女家,谓“招郎上门”,入赘者多受鄙视,女方不给男方礼品,男方也不送妆奁,婚事多由女家筹办。男子久病未愈者,将未婚妻子提前结婚,谓之“冲喜”。丈夫死后,妻子再婚,谓之“半路亲”,再婚妇女亦多受鄙视。
 
  丧葬习俗
    旧时丧葬,形式复杂,迷信色彩浓厚。老人临终时,子女守于床前,为其送
终。初丧,孝子泣不成声,即焚钱纸3斤6两于尸前,称烧“落气纸”。取水拌桃叶烧热浴尸,俗称“洗桃叶澡”。具衣衾,停尸于堂,择吉棺殓,称“入棺”。堂内挂魂幡,棺柩下点桐油灯,称“停丧”。葬期择定,讣闻亲友。及期,开#庙奠,孝子扶竹杖哭祭灵前。次日亲姑致奠,俗称“烧香”。晚间,道士绕棺诵经,孝子披麻戴孝尾随于后,不时向死者磕头作揖。出葬前两天,每晚请识书之人,一人击鼓领唱,数人帮腔为死者唱挽歌,俗称“唱老人歌”。亦有请戏班唱座堂戏者。及殡,“八大金刚”抬棺柩,鼓乐随之,戚友皆送丧,孝子匍匐号泣于前。葬后三天,备酒肴幡纸,男女俱至墓前,焚纸祭酒,谓之“复三”。吊孝祭奠以七天为一期,七七四十九天,除四七外,其它“七日”皆祭哭。富裕人家,还要请僧道“超度亡灵”。解放以后,丧葬不断改革,多以开追悼会、送花圈、带黑纱等吊唁方式,取代殡葬旧俗。近几年来,农村旧丧葬习俗逐渐复兴。城镇兴大操大办。极个别干部、职工死后被运往外地火葬。
 
   祭祀习俗
辰溪人们素来重视祭祀活动。每家于中堂设有神龛,用红纸书“某氏祖先之位”或“天地国亲师位”贴于上。凡时节、朔望之日及祖先生日忌辰,皆于神龛前陈酒肴、糖果,焚香烧纸祭之。大族氏均置有祠堂,祠堂有祠产,各房族有会产,其收入用于祭祀活动。祠内有祖先台,台上供祖先牌。每逢清明、冬至节,杀猪宰羊,开祠祭祖。清明节,凡属房族要集体上祖坟祭祖。县城及黄溪口一带还对已故亲人的新冢,则于春社前,采社蒿煮糯米饭并酒肴等,上坟祭之,称“挂社”。船溪一带设有辛女宫,由妇女主事,并祭之。
 
 贺生习俗
旧时,妇女生育头胎,夫婿要到岳父母家报喜,舅子挑糖酒作贺,外婆则带上鸡、蛋、红糖一类营养品去服侍女儿。生后第三天,谓之“三朝”。生子,家族邻居为其亲属脸上抹黑,并燃放鞭炮,称“打喜”。婴儿满月,称“满月红”,满百日称“百载”,外婆及其他亲友上门贺喜,馈赠衣、裤、鞋、帽等礼物。解放后,仍有庆贺“三朝”、“满月红”、“百日”之习俗。
    
  寿诞习俗
    辰溪历来大人小孩每逢生辰,都要改善饮食,小孩吃几个荷包蛋,大人吃酒肴果品。年复一年,岁岁不辍。部分地区有36岁祝寿之俗,意以做寿冲掉灾难。50岁后,十年一大庆,尤以60岁为盛,俗称“满花甲”。无直系前辈的老人,一般男进60岁,女满60岁祝寿最为隆重。其规模随家境而定。巨富殷商多下“请柬”,贺者光临,赠寿幛、寿衣、寿联,馈酒肴糖果,燃放鞭炮,恭贺“寿比南山高,福如东海深”。主人则设宴款待,并焚香烧纸,敬祖祭神。有的还请戏班唱戏助兴。一般人家则捎口信,邻居家族及亲戚等邀合祝寿,馈些酒肉糖果,女婿亦有送寿衣者。贫苦人家只购点酒肉敬祖祭神,�般改善伙食。解放后,民间称给老人祝寿为“做生日”。亲朋至友及乡邻祝寿,多送糕点糖果、酒肴及其所嗜物品,亦有送书画、寿联的,并燃放鞭炮。主人设宴招待。亦有请戏班唱戏或放电影助兴者。
 
 
责任编辑:admin
 

 

来源:《辰溪县志》 作者:原创 责任编辑:

Copyright(c) 2008-2017 The People's Government of chenxi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单位:中共辰溪县委 辰溪县人民政府 承办单位: 辰溪县电子政务管理办公室

版权所有:中共辰溪县委 辰溪县人民政府 备案许可证编号:湘ICP备13003808号-1 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 43122302000002号 网站标识码4312230007

电话:0745-5230357 邮箱:cxzfwz@126.com QQ:1175318239 邮编:419500 地址:辰溪县人民政府大院